今天是2019年07月06日 星期六,欢迎浏览中共六安市委统战部!

开拓辛亥革命研究新视野

发布日期:2016-11-08    浏览次数:2104

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-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6-11-02

10月29—30日,“纪念辛亥革命10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”在武汉举行。本次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、湖北省社科联、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、武汉大学台湾研究所共同主办,来自中国、澳大利亚、日本、韩国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围绕大会主题——“辛亥革命·21世纪的中国”展开深入研讨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表示,辛亥革命推倒了皇帝的宝座,用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制度代替封建地主阶级的皇权专制制度,是历史的进步。辛亥革命带来了中国政治体制、对外关系、社会经济、教育文化、风俗观念方面的一系列新变化,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,为20世纪中国的历史性进步打开了闸门。

近代史研究的发展缩影

今年是辛亥革命105周年,也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。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研究的历程,可?#36816;?#26159;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发展缩影。20世纪80年代以来,海峡两岸的学者?#21512;?#32534;辑孙中山全集以及年谱等资料性文本,相关的研究论著更是汗牛充栋。从1981年开始,大陆学术界逐渐形成了逢五逢十周年在武汉、中山召开高规格学术研讨会的传统,这些研讨会成为检阅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研究成果的重要窗口。

据《广东社会科学》总编辑江中孝回忆,1986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20周年召开的“孙中山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”,是为数?#27426;?#30340;?#29616;星?#19977;代学者共同参与的研讨会,如今仍活跃在近代史学界的学者,大多是那次会议的参与者。进入21世纪以来,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研究也随着国内史学而发展变化,宏观与微观、定量与定性等研究视角与方法的转换,为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研究注入了新的生命力。

但是,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研究仍然不可避免地在“冷却”中。江中孝表示,从?#23433;?#20037;公布的“世界视野下的孙中山与中华民族复兴——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”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入选论文名单中可以看出,不少学者、研究机构已逐渐淡出,这与国内史学?#25945;?#22810;元化的发展,以及孙中山研究历经“显学”之后进入沉淀期有关。

在江中孝看来,这样的“冷却”对孙中山研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他说,“显学”过后必然是冷静的反?#21152;?#20877;突破,只有从容地坐孙中山研究的冷板凳,才能从资料、基本事实?#20219;?#39064;入手,将研究做到细致深入。

史料挖掘空间广阔

尽管有些学者已经逐渐淡出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研究领域,但仍然有不少学者坚持在这一领域耕耘。在今年即将出版的多种孙中山研究相关?#21335;?#20013;,最为引人注目的,就是关于孙中山与辛亥革命新?#21335;?#30340;搜集与学术史的梳理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业英对记者说,在清末民初的报纸刊物中,有很多关于辛亥革命志士的事迹介绍,当时社会各界人士对于在辛亥革命中牺牲的仁人志士也有记录。他认为,把这些资料都集中起来,将?#36763;?#25512;动关于革命志士在中国社会进步方面所起作用的研究。

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少军提倡进一步发掘日文史料。他建议学者关注日本驻华机构、日本海陆军记载的有关辛亥革命前后中国社会经济形势、辛亥革命行动的报告。此外,日本在通商口的?#31034;幀?#26085;本驻华企业等机构也曾出具有关中国社会经?#20204;?#20917;的报告。

广东是孙中山先生的故乡,也是孙中山研究的重镇之一。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金超刚刚和海内外同?#37322;?#25104;《孙中山研究综目(1990—2015)》?#30343;椋?#20182;告诉记者,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黄彦近20多年以来搜集孙中山?#21335;?#19981;辍,今年11月,他主编的《孙文全集》即将出版,内容?#29616;?#21069;的孙中山资料搜集扩充不少。中山市社科联历时五年采访编写的《孙中山研究口述史》,其在学术史?#31995;?#20215;值和在文化史?#31995;?#24847;义,与孙中山研究本身的价值和意义一样不可限量。

张海鹏提出,在孙中山生活的时代,社会形势纷繁复杂。孙中山本人活动的范围也非常大,所来往之人既多?#20197;櫻?#30456;关史料层出不穷,目前已发掘和整理的仅仅是其中一部分,更多的资?#31995;却?#30740;究者去发现和搜集。仅从史料搜集的角度看,孙中山研究可以长期做下去。

对于关注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研究的学者来讲,史?#31995;?#25628;集仍然是一个未完成的课题。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杰认为,孙中山研究应该在新史料发掘、伪史?#23777;级?#26087;史料新解三个层面提升。他说,与孙中山“主体”史?#31995;?#21457;掘相比,“客体”史?#31995;?#24320;发令?#25628;?#30028;大开。对孙中山早年生活环境史?#31995;?#25628;集仍然是薄弱?#26041;冢?#19982;孙中山相关人物史?#31995;?#25628;集和整理也相对匮乏。在伪史?#23777;级?#26041;面,迄今未见有分量的史料辨伪专著。在史料新解方面,要从大范围、长时段中把握,从书生、理想家、革命家、医生等多个侧面研究孙中山。

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教授罗福惠对记者说,从社会史、思想文化史、记忆史等角度研究广义的辛亥革命成为当前热点。这类研究,对理解辛亥革命时期的历史背景、社会状况有很大作用。在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林家有眼中,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研究在视野、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?#20808;?#20540;得继续探索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,对历史负责,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进行客观的评价。

(武勇 明海英)



打印此页
巴塞罗那到塞维利亚火车
2019时时彩改为20分钟一期 王兴富不再担任盐湖 四川快乐12计划大师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走势 幸运快三app官网下载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90期 快三最快的开奖软件 河北时时中奖比例 时时彩稳定版计划软件 老快3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查询 福彩3d开奖号码今晚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官方网址 北京赛车走势图皇家 湖北3d今天开奖号码